座座新橋破瓶頸 鄉村振興通大道
2019-12-02 15:53:36   來源:銅仁日報   

  大龍開發區境內,舞陽河、車壩河穿流而過。雙河過處,一座座橋梁從無到有。山水相依、兩岸以橋相連,人行橋上,過的是河,也是生活變遷。

對開發區鄉村而言,“橋”記錄了村莊“前世今生”,更翻開了村莊發展新篇章。

美景走心

舞陽河、車壩河在撫溪江村匯流,于高掛的艷陽下,呈現好一番寧靜美景。

而早些年,這樣的美景僅是游人的稱贊,村民們感受最多的,卻是“兩河分三岸”的尷尬。

河面寬闊,交通閉塞,因不具備修橋條件,撫溪江村的“橋梁夢”一輩一輩地延續。村民日常出行、孩子上下學,不得不乘坐渡船。有急事等不得渡船時,村民在岸邊以手作“喇叭”隔河呼喊交代事情。

“雖然只是隔了河,但同個村子的人卻感覺相隔很遠。”撫溪江村小河組村民黃忠成,在村里生活了55年,對這河的故事,印象深刻。“逢汛期漲水、下大雨時,渡船會考慮安全而停擺一段時間。遇到這種時候,大人們習以為常了,但過不了河、上不了學的孩子們會望河而哭。”

渡船全憑人力擺渡,就算從木船變為鐵皮船了,往返速度也較慢。生產生活常年不便,雙河匯流只有以“橋”為契機,才能成為村民點贊的美景。

撫溪村的“橋梁夢”,在2003年成真——撫溪江吊橋項目當年啟動當年竣工。吊橋長約150米,寬1.6米,確保村民便利通行的同時,也給村里增添了一道風景。

“吊橋建成后,經常有外地人過來游玩。村里通了硬化路后,就更加熱鬧了。”黃忠成回憶,車輛進村方便后,村民的車輛過河訴求,又渴求起來。

村民呼聲高,也是村組發展現實需求。撫溪江便橋在2011年應勢而建。如今,便橋上小汽車、小貨車、三輪車絡繹不絕,但橋面為單通道,通行力有限。

站在此橋便可探視的車壩河上游,雙通道的撫溪江大橋正在修建,更寬廣的發展道路正在成形。

吐氣揚眉

勝利村緊鄰撫溪村,位于車壩河上游。

相較于后者村內互通,前者的“出村”之路更加曲折。

勝利村一面靠山,一面臨水,交通閉塞,遠離城鎮,是“聲名”在外的一類貧困村。玉屏侗族自治縣田坪鎮田沖村白巖塘組曾經有這樣一句“教育”女兒的話:“不聽話,就把你嫁到河對門去!”

“河對門”,就是只有渡船能出行的勝利村,磨上組75歲的村民周西蓮對這句話深有感觸。“那時出行非常不方便,如果遇到漲水停擺,要走路繞行很遠才能出村。”

村里舊貌換新顏,始于2015年10月,磨溝大橋項目建成通行。“孤島”窘境被打破后,勝利村爆發出強勁的發展勢頭,鄉村振興號角響起,脫貧攻堅深入實施,在政府各項利好政策支持下,以“遇水搭橋”的魄力跟進“逢山開路”,打破交通障礙,突破發展瓶頸,新農村建設迅速收到成效。

如今,村里生活條件大幅改善,老人們從田地里解放出來,安享晚年幸福生活。天氣好的時候,周西蓮經常跟老姐妹們來磨溝大橋上坐著看風景,聊過去的生活和現在的變化。“現不只我們會來,以前嫌棄勝利村的人也會來。”

68歲的吳木林就是白巖塘組的村民,“河對門”變化之快,完全超乎他的想象。“家里的事都不用我操心啥,勝利村橋通了、路通了,交通方便,環境也大變樣。我特意買了三輪車,沒事從這里轉到開發區去,看看企業發展和鄉村變化,心情愉快得很。”

在新時代的新征程上,交通路網是大龍開發區城鄉共同發展紐帶,“橋”以路網系統控制性關鍵工程的身份占著特殊地位。“特殊”更具體地表現為滿足大龍人民對更美好生活的深切追求,在一座座橋的基礎上,大龍建設者們正在勾畫著盛世新畫卷。李玉琴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撩開輕紗,花海里的路臘古寨竟然如此美麗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分享到: 收藏
河北快3最大遗漏数据